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>媒体聚焦
京石公司 味蕾记忆中的母爱
作 者:朱晓燕
来 源:京石公司
添加时间:2019-05-13

我是很喜欢“吃”的一个人,却偏偏在做饭上极不擅长,很笨佷笨。

曾经给闺女做过一段时间早餐,都是每天晚上先要询问“度娘”,然后预备出各种材料,早上开始如法炮制,所幸闺女倒不嫌弃,基本上都会吃掉。

有时候也会突发奇想,想给大家露一手。想要做上一道菜,就像小时候母亲做的那样,让我们姊妹们吃过以后,总是念念不忘还想要吃。可是,尽管材料要比母亲那时候更加齐全,还打了电话询问步骤,也用了同样的方法,却总也做出不记忆中的那般味道。

小时候,各家各户生活条件都不是很好,而母亲总是会在有限条件下想法设法为我们做些好吃的。

其实,母亲结婚前并不会做饭,因为姥姥延安抗大毕业后,与姥爷一起在外地担任教师,顾不得管理母亲,母亲平时主要在乳母家生活,过着几乎是“饭来张口”的日子,哪里懂得什么柴米油盐!但成家之后,尤其是有了我们,母亲做饭的技艺突飞猛进。

包饺子、蒸粘豆包、枣窝头、红烧肉、油炸糕,熬小鲫鱼儿汤……这些都是印象中比较深刻的母亲比较拿手的饭菜。之所以印象深刻一是确实好吃,再则也是吃的次数比较少的原因。

有一样饭菜是我直到如今仍然情有独钟的,那就是手擀面。母亲做的手擀面有许多种类,炸酱面、热汤面、西红柿鸡蛋面、凉水麻酱捞面,姜丝面,擀面片儿、豆角焖面,粗的、细的、扁的、圆的,各式各样,各种吃法,也养成了我到现在每周必须吃上一两顿面条的习惯。

小时候,农村吃蔬菜,都是自家菜园种什么菜就吃什么菜。夏秋季节,黄瓜、豆角、茄子、西红柿都是比较多的,配上自家散养母鸡下的鸡蛋,赶上重要的日子或者家里来客人,母亲还会买上半斤或者一斤肉,给大家做上一顿手擀面。有的时节蔬菜较少,母亲也会想方设法让我们吃上一些蔬菜面。

还记得那时家里种了一些芝麻,母亲就会掐上一把芝麻叶,回家后又是洗又是焯又是晾晒,把芝麻叶里的苦涩味去掉后,用葱姜蒜炝锅炒了做上一锅细细的热汤面,放上几滴香油,放学回家的我们一进院儿,汤面正好出锅,满园飘香。那股清香的味道,现在想起来还直流口水。

那时我们姊妹如果有点感冒或者着凉,母亲就会做上一碗姜丝儿汤面,催着我们趁热吃下去,然后盖上被子躺着,一会儿出上一身汗,感觉就会好许多。

母亲最拿手的一道菜是红烧肉,逢年过节都会做上一锅。听父亲说是跟一位退休在家的厨师学来的技艺。母亲做的红烧肉跟现在饭店做的不太一样,切成方子,块很大,肉的颜色红色透亮,入口即化,毫无一丝油腻。有时还会在快炖好肉时,放入些煮熟的鸡蛋,鸡蛋用竹签扎出一些眼,让肉汤的味道浸入鸡蛋内部,鸡蛋和肉的味道融合在一起,在那个时候,那叫一个香!

现在人们不缺肉吃了,母亲平时做的也少了,只有在春节回家时,母亲会提前做出一大锅,等儿女们带着孩子都回家了吃,我们还会专门再带回自己小家一些。

我总想学这道菜,母亲说最重要的就是炒糖色要炒好,调料和火候也很关键。学了几次也没学会,再说现在人们提倡清淡饮食,干脆没了兴趣也不学了。有些菜就是这样,吃过就一直很难忘,却很难复制。

母亲现在年龄大了,回家时,还总想要为我们做饭做菜。姐姐不舍得让母亲劳累,就告诉母亲,您现在做的菜不符合潮流了,让我们年轻些的做吧,您负责吃就好了。母亲觉得也有道理,就不再张罗了。只是,偶尔我们实在馋了,也会鼓动母亲:“要不您劳动下,给我们来锅红烧肉?”母亲就会非常欢喜地忙活起来。

记忆这东西真的非常牵动人心,而味蕾的记忆尤为深刻。其实有时候并非因为饭菜味道本身有多难忘,而是难忘那隐藏在其中的母爱的味道,难忘那心心念念的味道中承载的美好时光。

母亲节:味蕾记忆中的母爱-保定频道-长城网.png

(点击数:402)
上一篇:【牛城晚报】高速收费员雨中帮修车获赞
下一篇:为奋斗的青年喝彩“小禄”志愿者五一服务受好评